蜜豆灿

人不发福枉少年

【瓶邪】冰桶梗

NTUTA:

三年前的旧文,来源于14年三叔微博写的冰桶小段子,感觉很适合夏天啊。


先贴三叔的原文:



我看到张起灵的时候,胖子正在犹豫要不要把冰水倒在他的头上,天气很炎热,当然他的身体是没问题的,但是突然袭击张起灵恐怕不会有太好的后果。



胖子朝我打眼色,他觉得我倒可能风险小一点,我此时有些后悔和黑瞎子打的赌。



他说:“你们和这个人还远没达到敢随便开玩笑的地步。”



这无疑是让人沮丧的,但是神秘的人总是有这种气息,一方面是恐惧他的不确定反应,另一方面是怕破坏这种气息带来的美感。



万一他的刘海贴着脸挂下来,我很难忍住不笑的。



和黑瞎子的赌金是一块拓片,他也不是很喜欢这种东西,知道我喜欢,他便想夺取,他就是这种恶劣的人。



死就死吧。我忽然觉得这件事情非做不可。我上去接过胖子的冰桶,朝着小哥劈头盖脑就灌了下去。



小哥的反应出呼我的意料,他几乎是瞬间就站了起来身子翻出我能浇到的区域,那一瞬间他的眼睛扫过了我身上所有的软肋,那种淡然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。



但是他没有惊叫或者任何多余的肢体动作。他确实把自己训练成了永远第一反应是应对外界的危险。



也就是说,他即使在这里,也并不认为自己是安全的。



“是他干的。”胖子在努力出卖我。“我说冰哪儿去了?天真,你这浪费水不行啊。”



“别废话,有种你别洗澡。”我怒道。



“胖爷我洗澡是为了你们好,你是太久没和胖爷我进山,忘记胖爷的美腿汗脚能防蚊子。”



闷油瓶眼神缓缓的安静下来,我们尴尬的对视着,我心说难道真的生分到要我道歉,忽然就看他走向另一边的冰桶,提起来朝我泼了过来。



我愣了一下,我从来不觉得他会有这样的举动,抹掉脸上的冰水,我一下拿起另外一桶冰桶,朝胖子泼了过去。胖子立即反击。





三个人在酷暑之下互泼冰水,虽然闷油瓶面无表情的泼冰让人感觉很可怕。但是, 我知道我和黑瞎子的赌,我应该是赢了。





【瓶邪】小哥视角


张起灵正坐着发呆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自己被两双眼睛锁定了。


但是他没有回头,因为他知道那两个人是谁,可是他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。


他还是坐着发呆。


然后有脚步声在向他逼近,即使刻意掩饰过声响,对他经过训练的耳力来说还是清晰可辨。


有些凌乱,有些紧张,似乎那人手里正拿着什么重物。


张起灵皱了皱眉,感觉到那人站到了自己身后,然后就是有什么东西倾泻下来的感觉——


“哗啦——”


一大滩水渍代替了他原先的位置,砸在地上溅起许多细碎的冰渣。


张起灵皱眉,站在三米之外的地方,看了看自己除了汗水以外再无任何水迹的背心,把视线转向了正举着一个红色水桶、站在那滩水渍后面呈呆愣状的吴邪。


他当然不知道吴邪此时此刻的心理活动,他感到疑惑,不知道吴邪为什么突然拿冰水泼自己,而且现在还似乎有点儿后悔的样子。


“是他干的!”一旁的胖子道,伸手一指吴邪:“我说冰哪儿去了?天真,你这浪费水不行啊。”


“别废话,有种你不洗澡!”吴邪怒道,早就被汗湿的头发有点点水光。


“胖爷我洗澡是为了你们好,你是太久没和胖爷我进山,忘记胖爷的美腿汗脚能防蚊子。”胖子痛心疾首的说,脸上却闪过得意的表情。


张起灵还是在看着吴邪,后者也看着他,神色十分尴尬。


但是张起灵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吴邪拿冰水泼他的原因。


“你和小三爷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记忆里黑瞎子这么问过他。


张起灵想了大约三秒钟,才淡淡的说:“朋友。”


“朋友?”黑瞎子似乎嘲笑了他:“有你们这种随时都有可能进民政局的朋友吗?”


张起灵没有说话。


然后黑瞎子叹了口气,道:“我说你能别老是这么一张死人脸行吗?咱们现在是在聊八卦,您老开心点儿成不?我可真为小三爷担心,摊上你这么个闷货,怪不得每次看到你人家都小心翼翼,跟伺候自家大爷似的。”


张起灵还是沉默。


黑瞎子拍了拍他:“好事多磨啊,哑巴。自古都是这个理儿。什么时候小三爷能对你稍微粗暴一点,估计你俩好事就近了。”


张起灵抿唇。


场景切换到现在。


张起灵一脸平静地望着吴邪,顺手把一桶冰水泼到对方脸上。


吴邪:“……”


哗啦啦的水声里,但见某人微微勾起的唇角,在盛夏骄阳里别样灿烂。


事后——


吴邪:“黑瞎子,老子赢了,把老子的拓本还给我!”


黑瞎子:“……可以问你到底是对哑巴做了什么吗?”


吴邪:“老子泼了他一桶冰水!”


黑瞎子:“敢问哑巴作何反应?”


吴邪:“他回泼了老子一桶。”


黑瞎子(沉默片刻):“……恭喜小三爷,贺喜小三爷,祝你们百年好合。”


吴邪:“……你他娘的在乱说些什么……快把拓本还给老子!”


远处,张起灵依旧坐在台阶上发呆,旁边还有个浑身湿透的胖子,睡的正香。


这是发生在夏天的故事。

评论

热度(53)

  1. 蜜豆灿NTUTA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