蜜豆灿

人不发福枉少年

【瓶邪】恃宠而骄

ever229:

三叔最近更新里关于做饭和食物的一个段子




刚搬来福建的那段日子,吴邪的嗅觉还没恢复,肠胃功能也有些紊乱,每顿饭吃得很少,象征性地夹几筷子就吃不下了。张起灵更是一向少食少言,口味上没什么偏好,两个人每天在饭桌上,简直是比着谁对吃饭这件事更没有追求。




当厨子的人最恨的就是他们俩这种类型。盘子里的菜顿顿要剩下,胖子认为这简直是对他劳动成果的不尊重。于是过了一段时间,就改成吴邪和胖子轮流做饭,张起灵刷碗。没想到这样一来,吴邪吃着自己做的饭,居然吃得更少了,有天晚上睡着睡着就给饿醒了。他在床上挣扎了十分钟,肚子的声音也没停,只好悄悄爬起来,摸黑到厨房找点东西吃。




冰箱里几乎没有立刻能吃的东西,小半碗米饭包着保鲜膜孤零零呆在角落。胖子整天在朋友圈看那些养生的小科普,坚持绿色蔬菜不能过夜,每次剩下的菜就直接倒掉了。这个时间实在不方便弄出什么大动静,吴邪只好翻出柜子里一桶方便面,准备烧水直接泡掉完事。他刚把包装袋撕掉,头顶厨房的大灯忽然开了。




吴邪吓了一跳,转身就看到张起灵穿着短裤拖鞋,面无表情地站在他后面。




“小哥,你怎么醒了……”吴邪有点不好意思,”是不是我吵醒你了?”




张起灵摇摇头,眼睛扫过吴邪手里的东西。




“晚饭吃得有点少,被饿醒了。”吴邪摸摸肚皮,“我就泡个方便面,一会儿就搞定了。小哥你先回去睡吧。”




张起灵没动,站在原地看了他一会儿。厨房的白炽灯在午夜有些刺眼,吴邪用手挡了挡眼睛,看张起灵打开冰箱又关上。




“吴邪。”张起灵靠在桌边问他,“你想吃什么?”




吴邪不明所以地歪了下头,马上明白过来他想做什么,瞬间抱住他的红烧牛肉面桶,坚定道:“我就想吃这个。”




张起灵眯了眯眼睛。




简直犯规,吴邪内心哀嚎,他捂住眼睛,把脸埋进手心里。




“……想吃锅边糊啊。”他闷闷道,“大晚上的也做不了,这东西要熬好久呢。”




张起灵想了想,点点头。转身把烧开的水倒进锅里,点了火。又拿出两个鸡蛋,连着桶里的泡面和调料一起放了进去。




吴邪在后面看得挺新鲜,印象中好像还没见过张起灵做饭的样子,哪怕只是简单到煮泡面,背影的样子也让他心里一暖。




锅开了,吴邪找了个大汤碗,把鸡蛋和面条都拨给张起灵一半。两个人挨在一起,没一会儿就吃完了。重新躺回被窝,身心都是满足的。吴邪闭着眼睛摸了摸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,小声说了句,没想到小哥你手艺还挺好的,就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


第二天醒得晚,起床已经接近中午。厨房里放着一锅熬好的锅边糊,旁边还有一盘蛎饼。张起灵已经出门了。




胖子早上起来,看见厨房里张起灵在做的东西,瞬间就明白了来龙去脉。他琢磨着得好好教育一下吴邪,恨不得把人从床上提起来数落一顿,但看了眼张起灵又坐回去了。好不容易等小祖宗起了床,话已经憋了一中午:“……你小子晚饭不好好吃,大半夜起来折腾。自己折腾不成,还把小哥闹起来一起折腾。之前可是你说的,来这里让小哥休假,现在到底谁放假?你说你这么大的人了,连饭都不好好吃,让人省点心……”




他这么说其实算“积怨已久”,吴邪的问题不光是这几年胃口不好,从刚认识那会儿,胖子就察觉到他吃饭有些挑食的毛病了。实话说,和正常年轻人相比,他的偏食并不过分。然而同行的人里,一部分是胖子这样结结实实吃过苦的老革命,剩下的大多都不幸体验过恶劣的生活环境。按黑瞎子的话说,吴邪性格挺好,也能吃苦,但骨子里那种养尊处优的脾气,他们这些人一眼就能看出来。解雨臣总结道,就是恃宠而骄。




吴邪自知理亏,只好一边扒拉着张起灵做的饭,一边乖乖坐在那儿听胖子数落。等他吃完,张起灵正好提着一条鱼回来了。




“哟,这么大一条,小哥哪里钓的?”胖子一下被转移了注意力,凑上去打量。




“后山。”张起灵简单答道,“下次带你们去。”




吴邪把鱼接过来,放在厨房的案板上,一拍手:“中午吃的汤糊,晚上就不喝鱼汤了,我们吃醋鱼吧。”这是想家里的饭了。




张起灵端着吴邪给他盛的饭细嚼慢咽,点头表示同意,“可以试试。”




要等到傍晚在水池边刮鱼鳞的时候,胖子才忽然想到,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。


****




张起灵学习能力超群,等到春节的时候,已经掌握了江浙和客家大部分菜式。除夕晚上,吴邪和胖子从北京匆匆赶回,家里已经摆了一大桌菜。他们仨一晚上肯定是吃不晚的,第二天大年初一,吴邪便建议分给村里条件不好的老人一起吃。主意是他出的,最后送菜的只有胖子和张起灵。天太冷,吴邪昨晚又几乎一夜没睡,困得走路直晃悠,被留在车后座补觉。




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在,围着胖子就问:“胖哥,这么多菜都是张大哥一个人做的?”




得到胖子肯定的答案,一群姑娘交换了眼色,又问:“之前你说,张大哥已经有媳妇啦?这大过年,怎么也没见到呢?”




胖子哈哈一笑,道:“可不是么!小哥他这对象吧,什么都好,就是懒得很,这会儿还躺在哪儿睡着呢。”




张起灵听见了,淡淡笑了一下,慢悠悠走回车里去了。


****




吴邪在胖子和张起灵身边懒一下不要紧,到底懒出了事情。他脑子一放松,就让吴二白结结实实算计了个底朝天,连吴山居都要保不住了。在医院憋了大半天,吴邪晚上还是忍不住给家里打了电话。结果吴一穷那边比他还要莫名其妙。




“你这孩子,怎么又变主意了?”吴妈妈惊诧道,“之前不是你天天在微信上说想开饭馆吗?”




吴邪啊了一声,瞬间就明白了。张起灵学菜的那段时间,每做出一道新菜,他都会拍照留影,攒够数目发朋友圈九宫格,往往还要配上一段文字。印象中,自己的确是提过几次类似“简直想开个饭店”“这手艺去开馆子肯定稳赚”……的话。




和家里把话说清楚了,他才松了口气,整个人放松下来,倒在医院的床上问胖子,他们仨要真开个饭馆,到底叫什么好。




“我看,就叫‘吴法吴天’得了,你那铺子的位置,正好还可以和楼外楼打擂台赛。”胖子道。




“民以食为天,这个挺好。”吴邪点点头,“想不到胖子你还挺有内涵的。”




“您想多了。”胖子冷笑道,“小哥是宠,你是天,我看你都要上天了!”


****




张起灵从墓里出来径直来了医院,路上不知从哪儿得来一串葡萄,在水房洗好了拿给吴邪。吴邪边吃边说:“葡萄这种东西是比较麻烦,表皮特别适合果蝇穿刺产卵,用水冲是冲不掉的。”




胖子也在旁边都快吃完了,闻言差点没噎到,咳了两声才怒道:“那你还吃?!”




“这是小哥拿来的,虫子都怕他。”吴邪理所当然道。张起灵在床边用手摸了摸他的眼睛。




胖子感到一阵心累,他觉得吴邪有时候简直有毒,想了想虫卵的故事,嘴里还真是别扭,忍不住出去漱了漱口。




他拎着水壶走到门口,忽然听到里面吴邪提高了音量:“……我不管!你今天一定要告诉我!”




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,就听声音软了下来,带了点鼻音的腔调接着道 :“胖子他们总说你太……那个什么我了,哎呀,总之你就告诉我,你喜欢吃什么,我也做给你,好不好?”




张起灵似乎是说了一句什么,似乎也什么都没说。胖子听不清楚,对方的声音太低了。




“喂,小哥你笑什么……你告诉我有什么可笑的?”吴邪纳闷的声音传出来,“……啊你还笑,有完没完了!……”




……




胖子在门外站了一会儿,忽然明白过来了。这恃宠而骄的骄,估计不是骄傲的骄,也不是娇蛮的娇。具体是什么,只有张起灵才说得出来了。








FIN.


是哪个娇应该很容易猜的吧?


打死不承认OOC




好吧我还是认了  



评论

热度(552)

  1. 蜜豆灿ever229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