蜜豆灿

人不发福枉少年

【瓶邪】悲伤落幕(一发完)

庆祝好友张起灵终于再次上线

西山啾啾:

  庆祝小哥归来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火光还未亮时,黑瞎子就看见张起灵兀的横刀,砍到自己腕上,力气之大气势之狠,让他险些以为哑巴这是看见小情人生死未卜,急着要走到他前头去替他开路。血一下子就喷了出来,张起灵又提着刀去割吴邪的衣服,瞎子见识了他先前的气力,生怕他情急之下控制不住手劲,把他徒儿劈成两半,没成想这时候张起灵的自制力却又回来了,刀锋过后,衣服碎的悄无声响。


对着吴邪裸露的半身,黑瞎子听见张起灵呼吸一顿,抬腕便往吴邪身上浇去,献祭似的淋了他一身。


这么多年也没见过他这个样子,黑瞎子愣了愣,转而去看他的脸。


普通人在这种情况下该有的情绪,张起灵脸上都有,唯独没有疼痛感,他的目光几乎长在了吴邪身上,专注的近乎隔绝了一切。让人有一种他们已成为独立的世界,多看一眼都是打扰的错觉。


视力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。瞎子不动声色别过脸,熟练的用石头和一堆枯枝把火升起来。




篝火大盛时那边也弄好了。吴邪被糊成了一个血人,张起灵垂着鲜血淋漓的双手跪坐在他身边,脸色苍白的不像话,随时都要昏过去一般。


一眼看去,简直不知道谁才是那个来献祭的。


瞎子翻出一卷干净的绷带走过去:“包一下。”


张起灵摇摇头,几乎是贪婪地看着吴邪,口中道:“没多少了。”


的确没多少了。被割开的手腕几乎深可见骨,垂下来的指尖凝着一点血,没有新的血液往下流,要坠不坠的。瞎子低头扯开绷带,又重复道:“来来我给你包一下。”见他不动,又加了一句:“回头吴邪醒了,再被你这个样子吓过去。”


这个名字把他的理智拉了回来,张起灵低头看了看自己手,像是先前没察觉到似的,轻轻皱了皱眉。黑瞎子趁机把他的手扯过来。




指尖才碰到他的皮肤张起灵就缩了回去,整个人几乎笼在吴邪身前,看不到表情,但紧绷地身体和手指尖忽然滚下的血珠,无不让人感觉到他的焦虑。


黑瞎子知道那是为什么——他徒儿从来不叫人省心,活了小半辈子,没学会向困难示弱,旁边两个废物睡得昏天黑地,他稍微好点就有点醒的意思。


张起灵捧着他的脸,飞快地说了句“别动”,像是怕吓到他,脸贴的低低的,几乎要亲上去。


那边原本要醒不醒的,听见这个声音就激动了,双手在地上一划拉,像是要坐起来。


张起灵抚着脸的手便转移到后脑上,吴邪再次昏过去后,黑瞎子偏过脸,假装没有看到张起灵的身体朝他徒儿那里沉下去。




张起灵过来时嘴唇上全是红红的血,被火光一照,整个人看上去都鲜活了些,他老老实实对黑瞎子伸出双手,给他包扎时,还时不时往吴邪那里看,


瞎子麻溜地把他裹严实:“没想到这小子还真能找过来,高兴吧?”


张起灵点点头,过了一会儿,又轻轻摇摇头,语气淡淡的:“他不该过来。”


瞎子笑笑:“那不是要他的命么。”把剩下的绷带收了起来,他起身走到旁边,挖了个小小的洞,往后几天吴邪都得躺着养伤,万一乱动弄裂了伤口,受罪的是两个人。




他去挪吴邪时张起灵作势要起来,瞎子不耐烦道:“不偷你的。”然后把吴邪小心挪了过去,撕他身下衣服时张起灵到底坐不住了,起身时踉跄了一下,但将他挡到一边的手无比坚决:“我来吧。”


黑瞎子懒得跟他争,到一边烧水去了。不知道是手不方便还是怕弄疼吴邪,张起灵动作很慢,吴邪全程睡息沉沉,被他伺候的很舒服的样子。弄好之后张起灵就坐到他旁边,一个坐着一个躺着,安静到了一处。


黑瞎子看了一眼,以为这个人是叫不动了,谁知道坐了没多久,他自己过来了,问:“他包里有吃的么?”


黑瞎子指着已经翻出来的包:“没多少。”


张起灵点头:“我去找点吃的。”


黑瞎子听了这话,去查看了吴邪一番:“吴邪说不定一会儿就醒了,你不留下来?”


这个名字让张起灵目光变得很温柔,他迟疑了片刻,最终摇摇头,提刀走了出去。


黑瞎子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想了很久,终于明白过来。


他冲着睡得人事不知的吴邪一抬下巴:“哑巴怕吓到你,待会儿醒了别瞎激动,争点气,不然就不给你见他。”


也不知吴邪是不是在睡梦里听到了,难受似的皱皱眉,像是要蜷起来,瞎子忙道:“逗你的,好好睡觉,他等着你醒。”


不多时,那边呼吸渐稳,安静地睡了过去。




END






评论

热度(1040)